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南街村大力援助湖北,如果農村都按毛主席說的做,面對疫情又是怎樣的局面?

2020-02-11 14:54:48  來源:紅色小兵  作者:紅色小兵的朋友
點擊:    評論: (查看)

  1月31日中午,湖北麻城市公安局政委曹光寅對前來捐贈醫療物資的南街村麻城分廠員工再三表示感謝:“謝謝南街村!你們心系當地老百姓,在疫情嚴重時刻,送來了急缺的醫療物資,真是太感謝了!”

  當我看到這條新聞報道時,特別的激動,但卻并不感到意外,因為這就是我熟悉的那個南街村,那個人人向往的地方。

  筆者與南街村的緣分,還得從非典那年說起。

  我喜歡跟人聊天,2003年還讀初中,作為第一代留守兒童沒人管,就愛上網吧,也聽說了非典,但感覺很遙遠,貌似對我們當時的生活學習沒有任何影響。中考全校第一的成績讀了當地重點高中,網友成了筆友,知道我愛看書,還給我介紹了他一個愛看書的同學,高中到大學,寒暑假時,偶爾和這個朋友聊聊天,他提起過一個紅色網站,我從來沒有聽說過。2010年從電視臺實習回來,開始考慮工作的事情,這個網友說有個網站在招聘,你不是學新聞的嗎?投個簡歷試試。

  第一眼看到這個紅色網站時,我十分驚訝,紅紅的正能量,這時代居然還有這樣的懷舊風格。簡歷通過后,竟然還通知我寫一篇命題文章,我最怕寫東西了,還是寫出了《人為什么活著》,就是把平常在腦海里的思考想法真實的表達出來。然后通知我要去外省調研。除了假期帶著弟弟去重慶找爸媽,我還從來沒有出過遠門去外地,去趟縣城都認不清路,更別說跨省了。

  但我還是特別想去外面看看,父母剛開始堅決反對,不給路費,我接到的通知是食宿全面,交通有困難的可以申請補助,我感覺他們值得信任,說你們不給錢我也要去,爸媽就給了車費卻還想打消我的念頭,電話里嚇唬說如果被騙到傳x里,我們是不會去解救你的哈,自己想辦法回來。

  而這個調研的地方,就是南街村。大門還沒什么特別,感覺不像村子,像個工業園區,路很寬,進到里面,才嚇了我一跳,誤以為自己穿越了,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

  映入眼簾的是一尊高大的毛主席塑像,周圍的廠房全貼的那個時代特有的標語,進到村民家里參觀,卻是那么的整潔干凈舒適,和我們一般的農村大不同。

  通過調研了解這個村子的發展歷史,福利政策,真是讓我大開了眼界,世界上竟然有這樣一個神奇的地方,我感覺就像是傳說中的共產主義社會,房子是村里統一分配的,糧油米面也是村里發,看病上學全免費,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差不多都管全了,村民就在自己村集體的工廠上班,一個留守兒童也沒有,大家安居樂業,幸福友善。這于我而言,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呀!

  印象中十多年前我們鎮上還有養雞場和毛線廠,磚廠之類,后來都銷聲匿跡了,只有市區還有服裝廠,但也快倒閉了,爸媽才離鄉背井去外地打工,留我和弟弟獨自在家,一切生活學習自理。這次看到有的父母雙雙上前線,或是雙雙被隔離,幾歲的孩子獨自在家的視頻和新聞報道,特別能理解那種無奈和辛酸。

  如果每個社區和村子,都走南街村那樣的集體化道路,疫情發生時,孩子一定會有村集體安排人照顧,醫療資源也會快速調配運送到一線醫生護士,不會囤積在倉庫找不到人手搬運,更不會全國各地運蔬菜等物資和醫護人員去支援前線,也不會辛苦那么多基層干部和社區黨員挨家挨戶敲門排查,進出辦證量體溫。

  為何這樣講,因為沒有大量流動的人口,就沒多少春節返鄉人員,更不會有節后返城大潮。一個集體主義的村子,發生疫情,不擔心村民會跑出去,也不擔心外地人過來,因為他們各自的衣食住行學校醫院工作都在村里,就在當地,他跑哪里去呢?他的所有生活,就在原地。

  他們平常免費的醫療資源也是與當地居民人數相匹配的,如果每個地方都能像南街村這樣,所有醫院都是公立醫院,可以統一安排,迅速就能騰空大樓專門集中收治,定點醫院要多少有多少,村民的房子也都是政府分配的,可以迅速騰出了幾棟做隔離房,根本不用大費周章征用,要多少有多少,原本都是集體的,怎么會出現床位不夠拒收的情況,更不會出現這些年暴力拆遷和釘子戶這樣的沖突。

  所以無論遇到什么情況,都能就地得到妥善安置,更不會出現紅會這樣物資積壓在倉庫找不到人搬運的情況,也不會出現擔心影響經濟,影響春運,百姓恐慌引發混亂這樣的各種顧慮,因為生產資料都在村里,生活資料都在當地,糧食蔬菜村里種村里儲存村里安排人送,不用去外省運,更不需要進口轉基因。

  房子在村里,家在村里,廠子在村里,公司在村里,大家可以自給自足,你讓他出去他還不樂意呢,我去調研時,本村的姑娘都不愿意嫁娶去外地,外地人都想當南街村的女婿呢!

  這不,疫情發生,我從來沒有擔心過南街村,相信他們一定游刃有余,應對自如,絕不會出現挖溝堵路的情況來隔離,因為他們除了跑業務的出差的上大學的,就沒有幾個在外地的,也沒有多少出去的,原本就自成一體系,更沒有湖北武漢接觸人員,幾乎所有人都是常駐人口。最近幾年有支援外省,建了分廠的情況,但也量也不大。

  曾經被外界造謠污蔑的“守舊”思想,“封閉”狀態,如今國難之下,反而成了最大的優勢,別的地方領導,村鎮干部,老百姓,羨慕他們都來不及吧。想必類似南街村,華西村等集體主義村莊,如今可能是中國最安全,最富裕的地方了。

  更不用擔心中小企業破產和服務業下滑的問題,他們的企業沒有私人老板,平時的收益利潤屬于全村,自然風險也是全村一起承擔,村民平時享受高福利,工資成本就很低,干部250幾乎就忽略不計,完全不擔心工廠招不到工人和工資成本增加的問題,更不必擔心外地工人帶病毒回來需要隔離,不能復工什么的,從廠長和管理人員到工人,大部分就是本村百姓,不分上下你我,大中小企業,都是屬于全體村民的財產,人都在,企業就不會垮。他們的服務業,更不用說了,就是服務本地村民的,村民吃住都在當地,只要干部服務村民的精神還在,他們的服務業就不會下滑,上下都以服務人民為宗旨。

  不僅不會擔心自己的經濟和服務業,還能心系省外,湊集物資捐贈疫情災區,支援湖北麻城。

  因為南街村極少的流動人口,隱患就小,不用給自己留著備用,或許就用不上。他們有著極大的調動能力,愛心就多,老百姓在當地就能安居樂業,根本不會搶購和囤積物資,平常就自力更生,自給自足,完全沒有恐慌的理由。

  他們的領導平常就是村民的勤務兵,管理層也要參加勞動,村民擁有很高的民主權利,管理權利,監督權利,他們的干部和村民榮辱與共,保持著共產黨和老百姓魚水關系,一家親。各種信息公開透明,各種決策大家參與,流行的是集體主義精神,為人民服務的利他精神,沒有損人不利己的,上不會有隱瞞疫情的,下不會有隱瞞行程和病例的。其他地方會面臨的難題,在這里都不是問題。

  我回想起當時在南街村調研時,安排住的接待賓客的宿舍,因為我們去的人不多,女生更少,除了樓下管理的阿姨,那一整棟樓,就我和另一個姑娘。早出晚歸的我,平常怕黑的我,那時卻沒有感到一點害怕,不知道為何,總覺得這樣一個地方,根本就生產不出壞人來,百姓安居樂業,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怕什么呢。

  這里是高舉毛澤東旗幟,踐行毛澤東思想的地方,邪不壓正,無論是治安問題,還是病毒疫情,打鐵還需自身硬,只要體內正氣足,什么牛鬼蛇神都作不了妖,什么非典非冠,大災大難,都掀不起風浪。

  紅色小兵的朋友

  2020年2月10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