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一場可怕的網絡疫情

2020-02-01 11:14:59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新冠狀病毒疫情開始的時候,我們都是蒙住的,因為沒有真相公開。

  1月20日上午11時,本人發出呼吁,要求武漢公開疫情并請求有關方面對群體活動和人員流動做出規范。

  1月20日晚7時,中央做出部署。

  1月21日早晨,武漢公布的病例數突然直線猛升。

  1月23日,武漢封城!這是控制疫情的標志性轉折點,也是全國人民情緒轉折點,從此以后,恐懼感開始籠罩中國。

  實話實說,剛開始,我也是有一定擔憂的,但隨著政府的動員和安排,我開始變得很平靜,甚至很樂觀。遵照執行并不難:重隔離,少出門,戴口罩,強免疫。

  2003年,SARS疫情,死亡人數是很多的,疫情嚴重程度完全不亞于本次疫情。但是,當時的整個社會還沒有現在這樣充滿恐懼,尤其是在國家做了整體部署以后,各地各單位井然有序,有了網絡,反倒是更恐懼了。象我們單位,當時就把鴻業樓賓館作為專門隔離場所,凡從疫區過來的人都必須住進去,吃喝由單位供應,直至觀察期結束。單位員工該干嘛干嘛,不受影響。

  此次疫情,適逢春節,武漢出城的人數較大,達到500萬之巨,問題嚴重自不必說。但是,網絡發達帶來的法律和倫理疫情并不亞于病毒疫情本身,這是令人心痛的事情。

  這是一場對國人科學素養的大考

  下面我要討論的內容都是大家在網上看到的新聞,有院士言論,也有醫生、教授和病毒學博士的言論,都可以認為是“權威”。但是,重大疫情之下,是不是一定要傳播或實踐這些權威言論呢?我是要打個大問號的。

  開空調保持室內溫度在20度以上。李院士說過,新冠狀病毒在50攝氏度以上只能活半小時,在20攝氏度以上只能活2至8小時,室內開空調對預防有作用。那我就想問:廣東省、海南省和泰國等地,溫度都在20攝氏度以上,并且是無死角的20度以上,比室內開空調肯定更理想,為什么那里都還有新增病例?

  常洗澡可以將病毒滅活。病毒學專家認為,56攝氏度以上,所有的病毒都可以滅活,所以,洗熱水澡可以防新冠狀病毒。那我又想問:56攝氏度的熱水,病毒沒除,會進醫院燙傷科,你敢用50度以上的水洗澡?就算是50度的熱水可以洗澡,但你不可能老呆在澡堂吧?洗澡只能洗掉皮膚外表附著的病毒,而新冠狀病毒一旦傳播到你身上,你是看不見的,并且以極快的速度侵入到你肺部,洗能洗掉嗎!請大家不要把病毒在空氣中生存和在寄主上生存的存活力混淆了。人的體內溫度都在30度以上,病毒是不是呆了8小時以上自動死亡呢?當然不會嘛!

  室內醺酒精可以除病毒。李院士講病毒怕酒精,有些人就在家里醺酒精。那我又想問:病毒怕酒精,這是常識啊!任何病毒,不都是以蛋白質為主嗎?你要把它放進酒精,當然會死掉。但是,醺酒精跟放進酒精里是兩碼事呀!如果醺有用,那醫院的酒精最多,直接醺就行了,為什么還有那么多醫生被感染呢?

  五花八門的中藥方。中醫中藥能治病,那是肯定的,過去在防非典病毒時得到了驗證。但是,那得是醫學臨床實踐后才能用的。目前在網上傳播中藥方的,有些是醫生,有些根本不是醫生。我就想問:你們自己試用過么?你們自己會不會一個一個去驗證?沒得病,你干嘛要去吃中藥?得了武漢肺炎,你真敢在家里照方治療?

  擺滿藥柜的預防藥。醫生都說得很清楚了,大醫院里都沒有對癥特效藥,沒染病,加強鍛煉,提高免疫力,用不著板藍根、抗病毒口服液等擺一大堆,真染上了,這些藥完全沒用,買多了都是浪費。

  戴醫用口罩和天天消毒。有條件,我當然不會反對。但是,中國這么多人,大概生產上也供應不上,如果你還去買N95就更不必了,醫院都不夠用。我還是想問:真遇到傳染源了,你戴了就能防住?北大醫院呼吸科主任在武漢會診時就被感染了,他什么都戴了,防護服也穿了,就少戴了護目鏡。這樣嚴密的防護之下,病毒仍然侵犯了他,你普通百姓的那點防護真能防?

  說來說去,說明了什么呢?說明絕大多數人都在花更多時間更多精力做些無用功,都在網上傳播無用科學。

  在重大疫情時刻,不得不佩服鐘南山院士,他從到武漢及至回廣州以后,都堅持最簡單的疫情防護方式——隔離傳染源。因而也就有了后來的封城。重大疫情,簡單操作。只有防住了傳染源,才能真正控制疫情擴散,真要是傳染源在你身邊,管你什么消毒或高溫,那都是白搭。

  有鑒于此,這段時間,湖北老鄉,武漢老鄉,只能委屈你們了,能將自己隔離,就一定要隔離。大中國的同胞,不要想太多,不要試藥太多,能將自己隔離,盡量少閑逛。

  這是一場微信稱王的網絡疫情

  微信朋友圈,微信朋友群,這段時間都被疫情占領,都以轉發疫情為愛國,為行善,為救人。然而,疫情信息泛濫其實對疫情防控本身并無實質作用,部分文章還起到了負面作用。

  盲目轉發。有個微信圈朋友,刷屏轉發疫情文章,我問她看了沒有?看懂了沒有?她說:“有些看了,有些沒看,別人發的,也就跟著轉發。”她可能是一類人的代表,不看文章內容,就認為“轉發就好,轉發就是治病救人”。

  有制造恐慌目的轉發。有些人專門就轉發些疫情比較嚴重的介紹文章,大都借一線醫生之口,并且還附帶些建議。其實,真正奮戰在疫情一線的醫生,哪有時間和精力來寫這么長的文章啊!?他們連拉泡尿的功夫都沒有,瞅點時間就想睡一覺,人都快虛脫了。寫這么長文章的醫生,都是跟我等差不多空閑的人,或者說偶爾在前線呆過一陣子的人。真正負責任的一線醫生,這個關節點,他們決不會制造恐慌,他們只會做最簡單的告知。

  有故弄玄虛的轉發。對于新冠狀病毒的源頭問題,我也是有質疑的,“野生動物源頭說”雖然被科學家認定,但在沒有找到確定的動物源頭之前,我本人持保留態度。不過,本人并不準備因此寫各類推測文章,尤其是在這個關節點不合時宜。有些人想著想著,竟然懷疑到人民軍隊頭上,這是很可恥的心理,不排除有特殊目的。基因戰也好,生物戰也罷,等到疫情之后再吵,先給科學家們找源頭的時間。

  道德綁架的轉發。不轉發,在他的眼里,你是冷漠,你是陰險,你是不負責任。只有轉發,才能體現愛國,才能體現對疫情的重視,才能體現“眾志成城,萬眾一心”。換發點別的信息,難道不好嗎?不可以換換心情?

  地域歧視的轉發。有些人,在微信群,發一些阻隔湖北人和武漢人的視頻,純粹當笑話看,感覺湖北人現在都成了過街老鼠。這就不厚道了,可以要求他們自覺隔離,但不應該以此為樂。

  “喪事喜辦”的轉發。疫情還在繼續,并且此次疫情既是天災,又是人禍,人禍甚至高于天災,責任人至今還未擔責。12月8日,疫情起,1月1日,還以“造謠”處置8名舉報者。這樣的天災,百姓是可以憤怒的。但是,微信圈被帶動為一場愛國主義教育,轉變成自始至終的英雄贊歌。這就有些過了,2003年,孟學農臉皮薄,懂得辭職謝罪。此次事件,性質可能更嚴重,至今無人擔責不說,連個誠心認錯的人都沒有出現。

  疫情文章天天刷屏朋友圈,真的好嗎?一睜眼全是新冠狀病毒,真的有利于疫情防控?我的結論是否定的。

  那應該堅持什么樣的轉發態度?

  官網公布的內容不要再轉發。大家都有手機、有電腦,大家都懂得看信息,官網已經公布的各類新聞都不需要再在朋友圈重復轉發,以官方公布的為準。

  對疫情防控有幫助的緊急求援信息可以轉發。

  對奮戰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可以適度轉發。實際上,在這場戰役中,除了醫護工作者,還有很多可歌可泣的事跡,暫時不急,疫情結束后,國家應該給他們以精神上、榮譽上和物質上的重獎,人民不會反對。

  文章的最后,我必須拷問:如果武漢當初不抓那8個人會怎樣?如果武漢從抓人的那天起就上報疫情并啟動聯防聯控,又會怎么樣?如果在十多位醫生感染后及時向社會公開,又會怎么樣?如果國家衛健委對武漢疫情更果斷一點,又會怎么樣?如果在了解疫情后,首先在武漢取消大型活動,形勢又會如何?如果武漢在中央發出指示后更果斷一點封城,形勢又如何?

  講老實話,我對疫情的控制沒那么擔憂,因為我相信中國醫務工作者的能力和毅力,往最壞的方面想,終究也會過去。

  但是,我對本民族的記憶力非常擔憂,2003年那么深刻的教訓都沒有讓國人牢記在心,都沒有讓正義站到重大事件的前頭。

  當惡出現時,1000萬人知道,只有8個人站出來,這8個人此時是真善。

  當8個人被抓時,被視為惡,1000萬人當了看客,因為他們都懂大局,看著那8個“傻瓜”。

  當更大的災難來臨時,1000萬人又被視為“惡”,走到哪里都被嫌棄。此時,14億人又出來充當“善”。

  什么是惡?什么是善?錢換不來善,贊美的語言也換不來善,轉發文章更印證不了善。善,一定是相對于惡,不敢跟惡較真,那就不是真善。

  一個健忘的民族,必然經歷重復的苦難,一個多數人都不敢面對邪惡的民族,必然由多數人來經歷惡的病毒,一個喜歡把喪事辦成喜事的民族,沒完沒了的病毒一定時刻準備著成全你。

  寫于2020年1月28日星期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