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兩會”與2020,民間有話說

2020-02-18 20:23:03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年,因疫情未明,大部分省市都把精力放在了抗“疫”上面,“兩會”代表不一定都把精力放在了“兩會”準備上面。中國的“兩會”對中國經濟及社會發展至為重要,可以說是“世界第一會”,這個“第一”,不單指人數,更重要在于其提案數和政策影響力。

  本人覺得,2020年,恢復經濟當然是第一要務,但除了經濟之外,中國恐怕還有一些改革需要切實推動。寫了點建議,望朋友們批評指正!

  01

  “兩會”特別提議

  若“兩會”不能按時召開,是否可以有所創新?

  本人有個“特別提議”,“兩會”分兩步進行:“兩會”前,開通網上提案直通車;“兩會”恢復后,適當縮短會期,重點放在報告、預算和其它重要事項審議上面。

  網上提案如何操作?也分兩類:一類是代表提案;一類是群眾提案。

  代表提案:按特殊程序網上提交,不對外公開,依往年慣例處理,減少會期工作量。

  群眾提案:網上提交(格式統一,字數限制),對網友公開,可評論。這部分提案量會較大,先由中央信訪部門按地域分配各級信訪部門按網絡評價熱度進行初選,最后留下不超過3000份,再提交給各部委進行精選,最后留下300份,精選出來的提案與代表提案具同等效力。程序結束后,有關部門應回復并答謝提案人(不同于以往的網上征集意見)。

  如果“兩會”能探索一次網上程序,或許對未來的開會模式有啟示作用,既可以豐富提案涵蓋面,又可以提高提案整體質量,足以影響世界。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和群眾路線,可以閃耀出歷史上任何制度都不曾擁有的特殊光環。

  02

  央行、證監會和財政部

  ★★政策定位。這三大部門,精英薈萃,西方經濟學大師云集,解決手段極其豐富,自然不需要民間多言。按目前信息看,三大部門的動作非常統一,政策方向只有一個:放水。央行的工具最多,證監會的閘門打開,水流很大,財政擴張,發債量大且快。

  ★★異議之處。1,黃奇帆先生請求發行1萬億特別國債直接供應企業,本小民認為不妥。無論是中央政府債,還是地方政府債,都體現公共性質,使用方向是否要體現公共性?2,證監會不計后果的加快上市節奏,這不是恢復經濟,是在給投資者嘴里塞爛蘋果,是給市場埋地雷。

  ★★個人建議。今年擴債的重點支持方向應是“一老一小一軌”,“一老”指養老產業,“一小”指幼教事業,“一軌”指城市地鐵軌道線建設。資本市場的重點支持對象應該是5G產業,以此為龍頭,帶動相關產業跟進。

  ●養老產業。中國的養老產業還處于初級階段,稍微好一點的養老機構,因為資源稀缺,收費極為昂貴,成為很多老人的入院障礙,國家應該加大公共投入,建設更多“福利+自費”相結合的平價養老機構。

  ●幼教事業。現在,幼兒教育僅僅只是滿足于有園可入,跟發達國家相比,幼兒所享受的福利還相差甚遠。在沒有條件實現完全免費的情況下,要盡快擴充非盈利性平價幼兒園的建設規模和數量,讓年輕的家庭敢生孩子。

  ●軌道建設。中國的地鐵建設仍然處于嚴格的審批制,部分發達地區的地級市人口膨脹其實已經很快,家庭汽車飽有量激劇增加,城市交通擁擠程度越來越突出。建議國家適當放開地級市地鐵建設審批,通過地鐵建設拉動經濟增長,同時還可以有效提高城市生活質量。

  把國債用在“一幼一老一軌”,公共性強,風險很小,直接給企業,風險較大,這個風險不能由政府擔。

  ●5G建設。三大通訊運營商和各類5G設備生產商發力2020,管理方應幫助它們積極融資,推動經濟發展,帶動信息消費。

  03

  開啟“積極扶貧”新路

  經過幾年的農村扶貧,可以認為,五保戶基本上已經能夠做到應保盡保,這是很大的成就。但是,農村脫貧是否還要繼續走巨資投入的老路呢?我認為需要調整。

  現在的農村扶貧,至少存在兩大問題:一是養墮,不能激勵潛力;二是效率低,負擔重。

  ★★養墮問題。本來,部分貧困農民靠打工能掙到一些收入,甚至可以致富。但扶貧過后反倒窩在家里,偶爾種一下田,一年到頭打牌賭博閑逛,餓又餓不死,富是永遠富不了。

  ★★資金使用效率問題。資金一層層走,最后走到村里,中間存在截流。加之項目太多,一般農民根本搞不清楚,透明度低。產業扶貧,造假現象非常突出,大量資金轉入承建者口袋。最關鍵的問題是,長此以往,財政負擔會越來越重,并且無法真正帶動共同致富。

  如何開啟積極扶貧新路?除繼續保留對“五保戶”的全額扶貧之外,應該著眼于從“扶墮”到“扶勤”的轉變。

  ★★推動購房雙補貼政策。一是對城市低收入無房家庭實行購房補貼,二是對進城務工人員實行購房補貼。讓進城務工的農民能落戶生根是重點對象,將扶貧款轉變成定向購房補貼,不再直接發錢給農民,只補貼給勤勞務工者和創業農民購房。

  這里特別要提出的是,政府補貼農戶入市購房必須與房地產調控政策結合實施,始終要堅持“房住不炒”這個承諾,既不壓縮房地產增量,確保經濟不過快失速,又要保證房子有新增剛需居住。

  ★★要把補貼購房與農田集中耕種掛鉤。農民不能靠務農致富,主要原因是小農化,無規模效應。凡享受政府補貼的進城農戶,必須釋放本戶名下的耕地使用權給集體(承包權暫時不變),由集體暫時分配給真農民。堅決取消以耕地為對象的政府補貼,調整為購買農機、農藥、農具、化肥、收割費等環節補貼,切實降低真農民的種糧成本,調動真農民的積極性。如果擔心環節太多不好操作,建議設“土壤改良費”撥給土地耕種戶,既不留下國際爭端,又可直接支持真農民。

  ★★回流通道保障。大部分農民進城后,都能靠自己或下一代實現安居樂業,但不排除部分農戶進城后無法立足,出現這種情況,可允其選擇重新回到農村,重新拿回原來的承包耕地使用權,放棄補貼房。

  04

  餓狼消費和特殊捐贈

  ★★餓狼消費。2020年的春節,消費大幅縮水,除極少數特殊家庭外,每家每戶都節約出不少預定消費,這些錢,無論貧富,本來都是計劃中的消費,受疫情影響被壓制。

  人的消費動機一般是比較穩定的,計劃好的錢沒花完,仍然保留著“應該花”的心理沖動,壓制得越久,越象餓狼一樣,時機一到,應該還會釋放到市場。

  但是,能不能變成有效消費,還要看后期的形勢變化。如果大家都對未來表示悲觀,那可能會將計劃中的消費變成應對未來不測的儲蓄。比如說,企業普遍性降薪,取消住房公積金制度,企業大面積裁員,消費品和服務業價格大幅度上漲,經濟斷崖式下滑,等等。政府的工作就是要確保人民敢消費。

  ★★特殊捐贈。主要包含兩類群體:高收入群體和體制內群體。

  在國家遭遇特大災害的情況下,富人群體必須承擔反哺社會的義務,必須承擔帶動窮人的義務。建議政府今年開征“特別稅”,征收對象為年收入50萬以上的個人,包括工資收入,股權分紅所得,其它所得。

  體制內群體,主要指公務員、教師和其它事業單位員工,總數大約為4300萬左右。這部分人,工作比較穩定,收入也比較穩定,雖然不是人人富裕,但享受了體制性保障,在國家面臨困難時,應該有所奉獻。個人建議,2020年,對這部分人,少發一個月工資,工資高的多奉獻,工資低的少奉獻,比較公平,也不需要按級別攤派具體數。

  這兩部分錢拿來干什么?作為定向捐贈。彌補抗疫過程中的政府支出,包括給抗疫期間奮戰在前線的廣大醫務工作者、警察和基層員工發放補貼,包括抗疫過程中的非醫保開支。

  05

  中國呼喚“藥企巨頭”

  大疫情時期,大家看到的全是疫情本身的可怕和前線奮戰的英雄群體,并沒有看到中國藥企能有什么優良表現。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我們并沒有世界一流醫藥企業。

  在世界50強制藥企業中,沒有一家中國藥企,美、日、德、瑞士、愛爾蘭、印度等占據絕大部分,無論從銷售額還是科研投入看,中國都沒有一家企業具有國際競爭力。中國所有藥企的研發投入之和還沒有輝瑞一家公司多。科研能力的薄弱決定了中國制藥企業自主性藥物嚴重不足,大部分藥企不得不采取購買專利或聯合外國藥企共研新藥。

  為了擺脫這一不利局面,建議由國資委牽頭,以國有藥企為整合對象,打造一到兩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制藥集團公司:一家是西藥制造集團公司;一家是中藥制造集團公司。在組建過程中,既要考慮藥企的班底,還要考慮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研發隊伍,真正實現產、學、研相結合。

  可以肯定,構建醫藥航母企業,其重要性甚至要高于芯片制造業,它基于生命。

  06

  “一南一北”二次改革

  ★★“一南”,即海南島。有關海南島,不能說國家不重視,近兩年,光海南省就發布了多次非常高大上的發展規劃。但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很強烈,微觀設計太多,效果不明顯。海南省,跟香港和臺灣比,具有非常大的優勢,論人口,不到臺灣的一半,比香港略多一點,論面積,比香港大幾倍,比臺灣略小一點。只要宏觀規劃做得好,海南率先進入發達省份并不是難事。

  去年這個時候,我也就海南提了十點意見(網上可見,不重寫),希望國家不是光把海南規劃為旅游島,還要把海南作為“社會主義建設試驗區”進行規劃(本人一直未放棄某種理想主義)。以它做制度體制試驗區,遠比選深圳更有可復制性,深圳是一個市民化區劃,已獲國家支持幾十年,其條件早已經超越國內其它省市,它試點成功,拿到全國未必適用。海南不一樣,其城市化水平和產業構成更接近內陸一般省份,只是規模小點,它試點成功,可復制性大得多。

  ★★“一北”,即東三省、內蒙古和新疆的大北方組合。由這五個地區組成一個廣義的北方地區,實際上也是中國經濟發展需要重新謀劃的大區。

  本人建議:成立“北方協同改革發展委員會”,統籌大北方的二次改革。

  大北方有什么特點?面積大,資源豐富,可用土地多,人口密度低,戰略地位重要。

  大北方的二次改革從哪里出發?首先,可作為農業二次改革試驗區。主要包含兩大規劃:一是農業集體化;二是對農產品種植進行科學規劃。

  集體化和科學化是相輔相成的關系,如果不能集體化,分散式農業很難保證農產品的科學化規劃。平時講糧食安全,實際是一個孤立說法,如果把所有耕地都用來種糧,糧食肯定安全。但是,保證了糧食,其它農作物肯定會失調。真正的安全,是農作物綜合平衡情況下的整體安全,不只是主糧安全。在耕地不變的情況下,科學安排各類農作物的合理配置,并且能基本滿足國內需求的情況下,才能談“安全”二字,缺東補西的農產品結構并不安全。

  不愿意加入集體農莊的人怎么辦?走進城的道路。納入到“積極扶貧”的群體中做選擇。

  大北方第二步改革肯定是綜合改革(暫略),目標是慢慢形成新的人流“大北漂”。

  07

  疫情防控的“響鈴程序”

  近日,中國一口氣提出了接近三十項體系、機制和制度改革,力度大,范圍廣。應該說,若能按計劃做好,對國家和人民群眾的安全會起到很好的作用。

  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2003年疫情之后,中國也曾宣布建立起一整套世界上最健全的聯防聯控機制。直到2019年3月15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仍宣示:“我可以拍胸脯講,中國絕不會再出現SARS那樣的疫情。”

  文字機制和制度,我們早就不缺,缺的是執行。其它改革暫時不談,光就疫情防控這一點來講,我們必須把行政機制和科學機制做個區分。

  ★★行政機制。全國自上至下有各級衛健委,有各級疾控中心,機構健全,吃飯人數多。但這都是行政體系,防控的每一步行動,沒有明確的指標可操作,憑官員或權威說了算。

  ★★科學機制。行政管理只是權力框架,疫情防控唯用科學說話,從疫情類型上,從數據上,從診斷上,從檢測手段上,從治療上,從應急處置專用場所上,從疫情等級上,等等,都要設定好科學指標,按世界科技發展水平,隨時動態調整指標,構建強大的疫情數據庫,指導疫情防控。

  ★★響鈴程序。當碰到新疫情時,依防控數據庫設定指標,到了哪一步,自動啟動哪一級響應,該級能處理,就不上傳,如果該級無法應對,指標繼續上升,自動升級響鈴級別,不需要被動等待某個權威的“命令”。如果某些行動需要行政或法律授權,防控部門就按程序及時報告,一旦上報后,未及時得到回應,超過時限,自動觸發更高一級防控警示鈴聲,上一級必定要處置下一級。只要能采取“限時逐級拉響警示鈴聲”的聯控方案,那就不存在某個環節影響到全局,追責也很容易。每一級鈴聲的時限必須科學且及時。

  從今年的疫情看,防控部門的問題太大,教訓深刻。人命關天的事,既不能屈從于“行政權威”,也不能屈從于某個人的“科學權威”。

  08

  警惕“五毒”高發

  大災時期,有相當多違法犯罪分子發國難財,主要體現為賣假貨和暴力漲價。

  大災之后呢?按一般規律,違法犯罪會呈現多樣化趨勢,越是全國性災害,這種可能性就越大,尤其是涉及到經濟恢復的緊迫任務,黃、賭、假、騙、黑的事情會順勢搭便車,如果他們還手握“民營企業犯罪能不抓就不抓,能不判就不判”這把尚方寶劍,問題就會更加突出。

  我的提醒集中在兩方面:一提醒官方要有警惕,經濟復收再重要,違法犯罪不能縱;二提醒咱老百姓,越是特殊時刻,越要擦亮眼睛,不要讓某些人借災難成為“英雄”,要自覺抵制并及時揭露身邊的“五毒”。

  09

  做好“四大修復”

  ★★科教體制的務實性修復。大家應該從這一次大疫情中看到中國科研界的一個真相——務虛。現在,暫不想談科研中的造假,單論“虛”就危害非常之大。今年爭議最大的是論文。可以爭,但要厘清三個概念:論文無用,無用論文,有用論文。

  ●論文無用。這個說法是錯的,愛因斯坦的論文無用嗎?真正的原創論文是有用的。

  ●無用論文。這個說法是有道理的,因為大量論文是用于私人目的或指標目的,無公共價值。

  ●有用論文。是建立在論文本身有價值,并且最后能轉移到“用”的上面,如果不能實現這個“用”的轉變,有用論文就變成了無用論文。

  中國現在的問題是:無用論文占比太大,有用論文轉化太小,論文有用更多表現為服務于評職稱,獲榮譽,獲頭銜,獲大獎,評院士,等等。造成的結果是什么?無論硬件還是軟件,稍微先進一些的東西,都是進口貨。中國專利的問題大體與論文差不多,同樣是那三個表述。

  中國科研數據靚麗靠什么?靠不斷砸錢從國外引進人才和買儀器,趁他們還擁有國外研究平臺優勢的時候快速趕制論文和成果,時間一久,這些人才慢慢又走向平庸化和官僚化,再然后,又不停地砸錢引進新人才和新設備。靠不停地“買”支撐起來的體系可靠嗎?有用,但不可靠。

  ★★信任危機的修復。從“武漢疫情”,變成“湖北疫情”,再變成“中國疫情”,這里面有天災,但恐怕也有人禍。災難已發生,算經濟賬已經沒有太大意義,算算民心帳恐怕還是非常有必要的。這次疫情,從網絡到現實,“信任危機”這個說法都能體現出來,“憤怒”也是大家傳播的常用詞。

  怎么辦?往小點看,也就是發泄一下情緒。往大處看,其實已經有一些不好的苗頭。要消除本次危機的負面影響,必須在適當的時候,通過適當的途徑,向可愛的人民說聲“對不起”。嚴厲地究責,恰當地道歉,人民一定會報以理解和支持,這就是善良同胞們的偉大之處。

  ★★醫患關系的修復。2003年,中國的醫務工作者展現了英雄的一面,2008年,又展現了英雄的一面,2020年,再次展現了英雄的一面。

  但是,醫患關系并沒有因為英雄的表現而變得和諧,只要災難一過,矛盾就浮出水面。

  為什么?表面問題是:對醫務工作者的宣傳不夠,對醫鬧的打擊不夠。實質問題是:體制將醫患對立了起來。要全面修復醫患關系,除了要解決表面問題,更要解決體制問題。

  ★★思想撕裂的修復。一場疫情,撕裂了朋友圈,撕裂了同學群,立場的分歧,意識形態的分歧,對疫情判斷的分歧,對官員責任的分歧,對英雄事跡的分歧,對陰謀陽謀的分歧,對中藥西藥的分歧,對地域歧視的分歧,等等。最后,造成了一個什么結果呢?各種各樣的隔閡產生了,即所謂“一場疫情驗出了人與人的脆弱關系”,這個“關系”表現出相當強烈的撕裂對抗性。這種撕裂需要修復,從小范圍到大范圍。如果沒有修復,倘有更大的事件發生,會很快表現為凝聚力的沙化。

  10

  臺海新路與印太戰略

  盡管中國正在處置一場影響廣泛的疫情,但國家的核心利益問題并不會被漠視,臺灣問題的緊迫性正一步步表現出來。2009年,本人曾經寫了四步統一程序,現在仍然堅持這個觀點,那就是“一占二圍三談四統”。

  如何理解?一占,就是占領金門、馬祖及臺灣周邊附屬島嶼,首先是把金馬兩島兵不血刃地占據,接著觸及其它島嶼。二圍,就是要對臺灣本島進行全面圍堵,對民用物資有限性放行,對軍事物資采取禁運,圍繞臺海四周進行不間斷低當量演習。三談,就是逼迫對方進行統一談判,不是統獨談判,談得好,和平統一,談不好,武力統一。四統,根據第三步的形勢決定統一方式。

  印太戰略,實質上與臺海問題既相關,又有區別。區別之處在于,印太戰略還沒有成形,中國還有機會進行分化和裂解,臺海問題更多體現為中美對抗,難有更大的伸縮空間。相關之處在于,臺灣問題如果得以解決,那南海問題就變得更加好處理,印太戰略的實際威脅也將變小。

  附言:

  有人問還要不要討論新冠病毒源頭?個人認為:學會看新聞,不必再討論。

  有人問及如何看待最近疫情評論的情緒化?個人認為:讓人說話,天塌不下來。

原載孫錫良個人公眾號  寫于2020年2月16日星期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