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如果醫院私有化了,你就會看到香港那一幕...

2020-02-12 14:25:23  來源:昆侖策研究院  作者:綜合
點擊:    評論: (查看)

  如果醫院私有化了你就會看到香港那一幕,疫情來了醫護人員跑了,因為這就是個工作,為什么要送命呢,大不了辭職;如果基礎設施都私有化了,你就沒法征用場地建方艙醫院了,因為那是人家的私產,風能進雨能進就是國王不能進;如果土地都私有化了,還能建雷神山、火神山嗎?不可能建了,因為那地是私人所有的,你不能占用,就算能占,也要談合同呀,十天?合同還沒談完。

  這次的肺炎疫情是一次標準的戰役,只不過敵人不再是人類,而是病毒。我相信這次疫情能讓中國人民甚至是全世界人民看清楚,只能集體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只有社會主義才能對抗這種災難,只有公有制才是人類唯一的正道。這次的疫情給人們敲響了警鐘,不要在私有化的路上狂奔了,否則將來遇到災難后果不堪設想。

  人類是一個共同體,俗話講同呼吸共命運,這是完全正確的,這次疫情就詮釋了什么是同呼吸共命運,這個世界是一個整體,只有全世界都過得好,個人才能好。武漢的人倒霉了,其它地方人也會受巨大影響,中國完蛋了,全球都受罪。把天安門兩邊的口號喊起來,那才是人類命運的最終歸宿。

  【附文】

  數千人罷工 香港醫護史上的恥辱一天!

  就在香港全城抗疫的緊要關頭,一些醫護人員卻在反對派的煽動下于3日舉行罷工,企圖以此要挾特區政府“全面封關”(指切斷香港與內地的一切聯系)。香港媒體痛批通過綁架病人利益謀求政治目的,“這不是勇氣,而是冷血自私;這不是救港,而是禍港殃民”。

  以罷工要挾“全面封關”

  醫管局原定2日與煽動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會面,但對方以特首林鄭月娥不肯出席、醫管局僅安排一小時討論無誠意為由,單方面宣稱談判破裂。

  “醫管局員工陣線”于去年12月成立,初期就鼓吹暴亂及“三罷”。

  3日,該組織啟動第一階段罷工,并在多家醫院外設立街站讓承諾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簽到。截至中午,有2000多人簽到。“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稱,特區政府“應懸崖勒馬,立即進行封關,以阻止疫情在小區暴發”。

  她威脅港府若3日傍晚6時前仍然拒絕響應訴求,他們將在4日至7日進行第二階段行動,號召9000名醫護人員參與罷工,包括6000名護士、1300名專職醫療人員及800名醫生等,占醫管局整體人手超過一成。

  特首林鄭3日下午舉行記者會稱,為壓縮所有陸路及跨境人流,暫停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口岸,4日零時起生效。

  但封閉更多口岸與醫護人員罷工無關,任何人采取極端手段試圖威逼特區政府,危害公共利益的手段都不會得逞。她表示向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致敬,而罷工者在關鍵時刻無可避免地影響病人權益,她無法認同這種做法,不少前線醫護人員也不認同,對香港市民健康及公共衛生都不利。

  晚9時,“醫管局員工陣線”聲稱不滿意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升未能正面響應問題,宣布談判破裂,第二階段罷工開始。高拔升表示不認為與工會同事是在談判,“因為大家在同一條船上”,一樣面對困境,不希望用罷工表達意見,應該以病人利益為最大依歸。

  罷工人員只占一小部分

  為了應對罷工,醫管局3日起啟動“重大事故協調中心”調配人手以維持緊急服務,包括急癥室及癌癥服務等,估計有五成的預約手術需要改期,1/4普通科門診服務會削減,一半職業治療服務受到影響。

  3日,東方日報網記者到沙田韋爾斯親王醫院藥劑部及專科門診診所采訪時看到人流稀疏,病人量明顯減少,但醫院服務大致沒有受到影響。病人曾先生表示不支持醫護人員罷工,反問這對疫情有何幫助。他說,他本人不會用工作去逼他人滿足訴求,罷工只會令人對醫護人員反感。

  據香港文匯網3日報道,近百名市民2日手持標語到醫管局大樓請愿,批評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罔顧病人生死,并質疑他們在香港最困難的時刻不能堅守崗位,是將政治帶入醫院。當年的非典康復者李新維憂慮地表示,今天香港醫療設備先進了、裝備完善了、防疫意識也加強了,但部分醫護人員背棄病人,使抗疫戰雪上加霜。

  所幸罷工人員暫時只占醫管局全部員工的4%,大多數醫護人員仍恪盡己任,令服務得以維持。《星島日報》3日稱,這些人在艱苦環境下繼續奮戰,實在是真英雄,與罷工者的不負責任形成強烈對比。

  據了解,香港私人執業專科醫生協會號召私家醫生到公立醫院,2日晚已有80多人登記。會長郭寶賢說,招募的醫生涵蓋不同專科,他們不介意到隔離病房工作,也不認為在公院看病會比較危險。香港護士總工會發起聯署,呼吁在職醫護人員堅守崗位,部分護士選擇提早銷假,甚至有退休護士希望重返崗位。

  香港護士總工會會長蘇肖娟透露,護士總工會共有約1200名成員,大多數不同意罷工。此外,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和香港民用航空事業職工總會等聯合發表聲明,表示不認同醫護人員發起罷工,認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影響社會秩序之余,也無助疫情的防治。

  在病毒面前,他們原本是最不應該出現的逃兵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圣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祖國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斗終生。”

  這是一個香港每一個醫學院學生,在畢業時都會宣讀的誓詞。

  不知道在罷工時高喊口號的那些醫護人員,有多少還曾記得它。

  罷工由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罷工時間為5天,目前已有6700名會員加入罷工,80%是護士,醫生占7%。參與第一階段罷工的有3000名醫護人員。3日上午,他們跑到多家醫院及診所,呼吁醫護界加入罷工行列。

  不知道他們在路上,有沒有看到排隊買口罩的市民排起了長龍?

  在罷工之前,就有一些醫護人員以極其自私的行為,刷新了人們的下限。在抽到必須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的“生死簽”時,有人竟然直接選擇了“辭職”,還有的干脆就“集體請假”了。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迅速蔓延,一線醫護人員面臨極大風險。香港醫管局對此設有抽簽制度,抽中者須加入俗稱“dirty team”的工作,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

  從“dirty team”這個名字就能看出,這不是什么好活。所以這也被一些醫護人員稱為抽“生死簽”。

  在伊麗莎白醫院深切治療部早前完成抽簽程序后,有至少4名護士和一名文員辭職。他們明確表示,拒絕被編入“dirty team”。

  在東區醫院、博愛醫院和瑪嘉烈醫院,至少有90名護士相繼集體“請病假”,在東區醫院手術室,1日原本應有45名護士上班,但最終有多達26人請病假。

  超過一半的護士沒有上班,這意味著什么呢?

  當天有近半的手術室全天沒有護士

  在1日的罷工大會現場,“代表”們清一色的黑衣,說自己罷工是被逼的,全場還高呼口號:“罷工救港!罷工救港!”把自己感動得痛哭流涕,差一點抱頭痛哭。醫護人員罷工救港?這個時候該抱頭痛哭的,恐怕是香港那些患者吧?有網友說:“他們在組織罷工的時候,我們醫院都建好三家了。”

  是什么逼得這些“白衣天使”們非得罷工不可呢?

  我們先來看看發起罷工的是個什么組織。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這是一個類似工會的組織,在今年元旦期間剛剛成立,其“反修例”的背景十分濃厚。它的自我簡介里的第一句話是:“醫管局員工陣線致力于政治問題、HA內部問題、醫療系統問題主動發聲。”

  看起來,這個“工會”的主要目標并非維護行業權益。它是為政治而生的。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罷工的原因直接針對港府。

  它仿照“修例風波”中的反對派,提出了無理訴求,其中包括“禁止非港人旅客經由中國內地入境”“港府呼吁全港民眾戴口罩”“提供足夠隔離病房且暫停非緊急服務”等。

  其實所有訴求的核心只有一點,要求港府全面封關,禁止內地人進入香港。

  對此,港府回應說,從機場入港的內地旅客本來就已經大幅下降了,現在往返兩地的有90%都是香港人,而且如果禁止內地人來港,有違世界衛生組織的“不應主張歧視”條款,因此“全面封關的做法不可行”。

  但是這些醫護人員又拿出了“修例風波”中的那一套:我不管我不管,你不答應我就是不愿意跟我溝通,那我就要“攬炒”,大家都沒好日子過。

  港府是否決定封關,這是香港自己的事。但是疫情肆虐,拿病人的生命當政治籌碼,吃相就太難看了。你們不是街頭的年輕小混混,你們是醫務工作者啊。這樣任性(可能已經不是任性了),后果是嚴重的。

  香港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表示,因為正值冬季流感高峰期,加上又遇到新型肺炎,醫管局現在“非常困難”,罷工不僅會讓現在的醫療負擔加重,也讓繼續工作的同事負擔更重。

  醫管局總行政經理張子峯則透露,因罷工影響,大概有一半的手術不得不推遲,病人的復診時間也可能會延長。有網友這樣歸納:“香港醫護人員:我們為了香港可以犧牲一切。香港病患:所以就要罷工送我們早日歸西嗎?”

  這些醫護人員的絕對自我利益至上,也讓不少香港人感到憤怒,更何況,現在香港仍有大量的醫護人員奮戰在與病毒賽跑的第一線。目前,已經有數十名私家醫生主動表示愿意加入抗擊疫情的第一線。

  這些罷工者的自私自利,首先愧對的是他們朝夕相處、盡職盡責的同行們。

  因為他們玷污的,是這一襲白袍的神圣。

  只是看到有些人在恬不知恥地高喊:不應對醫護人員搞“道德綁架”。他們說,不全面封關就是禍害香港,我們罷工是為了香港的長遠利益。言下之意是不是說,患者如果因為醫護罷工而致死,這是必要的犧牲,即使我們不知道要犧牲多少人命?

  這樣的邏輯原本不應該屬于一個成熟的發達社會。

  “南丁格爾會感到羞恥”

  香港《大公報》3日的社評稱,在抗疫決戰的關鍵時刻,竟然有人搞罷工,唯一有利的可能就是病毒了,“這,難道是香港人愿意看到的結果嗎?”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有人聲稱罷工目的就是要“癱瘓本港公共醫療體系”,“為達政治目的不惜攬炒,毀滅香港根基,這與過去7個月的黑色暴亂如出一轍”。

  文章說,搞罷工何止是政治掛帥,更是當逃兵,“如果因為害怕染疫而當逃兵,那么警方是否可以因為汽油彈殺人而拒絕上街執法?消防員是否可以因怕死而拒絕救火?”

  《東方日報》稱,“醫管局員工陣線”是去年“修例風波”期間成立的政治組織,企圖“反中央反港府”,所謂“全面封關”只是借口,即使港府答應,他們還是會有其他理由搞事。

  文章稱,醫護人員的天職是救死扶傷,不是將病人綁上戰車討價還價。這些人滿腦子“反中”仇恨,雙眼只容下個人利益,哪里有白衣天使的愛心?“南丁格爾在天之靈,恐怕也會感到羞恥”。

  (來源:昆侖策網,轉編自“中華元智庫”,綜合自環球時報)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