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楊百勝:方某的為民請命是假的

2020-02-23 11:49:12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楊百勝等
點擊:    評論: (查看)

  《方方:把全世界的城市都放到我的面前,我卻只熟悉它——武漢》

  雋水一鷺:@朱。我沒讀多少她的東西,但這些散文,包括最近的日記我覺得都是一些有血有肉的文字,文中可能有一些偏見,但人無完人,或多或少,可能每個人都有偏見,但都覺得自己在講真話。其實說話寫文章都會受情景的影響,她昨晚的文字相對就比較客觀。從新聞了解宏觀的東西較多,但了解真相需要有更多的角度。

  Ybs12350:《方方:把全世界的城市都放到我的面前,我卻只熟悉它——武漢》。一個人一生當中最熟悉的地方當然只有一個,就是長期生活居住的地方,還用拿出來到處炫耀、宣揚嗎?在這篇文章中,方方心中依然是對時代中國充滿了仇恨,一輩子不能排遣,文中借父親的口宣泄出來,“父親為何而死我就不說了,因為說起來則又是一個國恨家仇的故事。需要說的是父親至死都沒有愛過武漢。”國恨家仇啊,多大的事情啊,為什么不說出來讓大家聽聽呢?讓大家判斷一下,究竟算不算得上家仇國恨?究竟是什么樣的家仇國恨?新中國都解放70多年了,還念念不忘呢?有必要一直記得嗎?也難怪她能夠寫出《軟埋》這樣的作品,因為硬埋(活埋)不得,所以只能在心中軟埋(共產黨)了。可見這個女人的氣恨有多大,雖然共產黨已經給了她高官厚祿,一輩子享福不完,她依然舊恨難平,還添新仇,時不時出來罵兩句,而且永遠也不打算原諒共產黨了。

  Ybs12350:懂政治的方方引領一群沒有政治頭腦的民眾。

  大灰狼I'm back:方方有些文字很壞。疫情死了算他殺。按照她的說法,生病死了,可以怪醫生沒治好,打殺醫護就很正常了。

  大灰狼I'm back:畢竟只要我覺得你有延誤,沒盡心,就可以說不是病死的,是醫護害死的。這個邏輯和她說的這個邏輯一樣的。

  Ybs12350:一貫享受特權,遇到瘟疫當前,如果就這樣死去,她是心有不甘的。

  雋水一鷺:@大灰狼:怒海孤鴻。這就想多了。她好像是轉錄那個長江大橋設計者的文字,他殺也可能是指被病毒殺害吧。

  大灰狼I'm back:病死的怎么能說是他殺?

  大灰狼I'm back:

  轉別人的話,或者是贊同或者是批評。不會無意義的轉錄。

  Ybs12350:他殺肯定是有所指的,無外乎就是指政府沒有保護好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特權人物和知識分子,讓他們死掉了,就是枉死了。

  歲月悠悠:@黃。生于1955年的方方約摸比我們大十五歲,生在紅旗下,長在文革中,成于改革開放。他們五零后多少帶有階級斗爭思維,派系思想根深。她性格直率潑辣好斗,沒人“吵架”吵得過她。

  大灰狼I'm back:@黃。思維方式是一樣的。根本不算想多了。

  Ybs12350:看方方的作品,幾乎篇篇都在夾槍帶棒,含沙射影,指桑罵槐。

  無涯:這篇《行云流水的武漢》,倒應該算是寫武漢的文中精品@Ybs12350。

  雋水一鷺:@大灰狼:怒海孤鴻,@郭。我沒想那么多,只關注自己關心的信息,不想為誰辯護。

  Ybs12350:看似在記錄人生,其實是在宣泄仇恨和不滿。

  Evanmom:@周。我和劉畢業之后都在黑泥湖附近上班,早年我們讀這篇文字還是很有感情的@劉,對吧?

  歲月悠悠:[鏈接]劉川鄂:災難文學必須有與災難相匹配的尊嚴

  Ybs12350:年輕時不懂政治,被帶偏了。

  Evanmom:文學作品無非是在尋找共鳴,找到了共鳴就會認為是好作品,所以大家這樣的爭論可能不會有什么結果!

  Evanmom:個人感觸不一樣,或者世界觀不一樣。

  無涯:@朱。是的,我看過的寫武漢的散文,這篇算是比較經典,對武漢的體悟描摹很細膩也還深刻。

  自由景觀魚:方方敢愛敢恨,性情中人,不趨炎附勢,為民請命,時代需要這樣的人。

  Ybs12350:要說敢愛敢恨,性情中人,不趨炎附勢,為民請命,我覺得自己比她更有甚之。方方的不趨炎附勢,為民請命是假的,是階級仇恨與報復。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