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精品巨獻 毛澤東大傳 第三卷 戰地黃花 第3章

2020-02-23 11:47:0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東方直心
點擊:    評論: (查看)

  第3章

  “我們好比一塊小石頭,蔣介石好比一口大水缸。只要大家

  團結得緊,繼續勇敢戰斗,那么,我們這塊小石頭,總有一

  天要打爛蔣介石那口大水缸,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

  話說毛澤東在里仁學校前委會議上侃侃而談,與會的多數人被他說服了。總指揮盧德銘豁然起身,說道:

  “潤之兄講得對,我完全贊成。現在交通要道和大中城市不是我們占領的地方,如果再打長沙,恐有全軍覆沒之虞!時間已經很晚了,會再開下去就快天亮了。我看,還是舉手表決一下吧,贊成潤之意見的請舉手。”

  在盧德銘和第3團團長蘇先駿等多數前委委員的支持下,毛澤東的意見被通過了。毛澤東宣布說:

  “現在前委正式作出決定:為了保存和發展革命力量,部隊明天撤離湘東地區,經萍鄉退往湘贛邊。”

  1927年9月20日清晨,工農革命軍余部1500余人和300多名地方干部集合在里仁學校操場上,舉行會師大會。場上有一個土臺子,是當地農民協會開群眾大會用的。會議主持者宣布:

  “請中央來的毛委員講話。”

  毛澤東走上土臺子。只見他一身藍布長衫,脖子上圍著一條黑條紋白方格長巾,一副典型的鄉村教師打扮。他向大家揮揮手,大聲說:

  “同志們,請大家都坐下吧!”

  毛澤東看看全場干部戰士都坐好安靜了下來,便微笑著說:

  “我給中國革命算個八字。當前中國革命正處在低潮,但是革命的高潮會很快到來。多快呢?這要看我們的工作和形勢的發展了。因為中國是個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貧窮落后,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日子很不好過。中國就是一把干柴,只要點上一把火,就會燃燒起來。困難是暫時的,只要我們工作做得好,把革命形勢發展起來,革命一定會勝利!”

  會場上有人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人們的情緒逐漸好轉。毛澤東接著說:

  “你們還年輕,嘴上還沒有毛,我比你們年紀大,都想看到中國革命的勝利,何況你們年輕人呢!我希望革命勝利后,大家都健在,都能看到勝利!

  同志們,我們是一支工農群眾的武裝,要為工農群眾打仗。北伐軍打到南京,蔣介石背叛了革命,正在大肆屠殺工農群眾,革命正處于低潮時期。但是,革命的高潮還會到來。過去我們的失敗,就是吃了沒有抓住槍桿子的虧。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武裝,事情就好辦多了。我們為了反抗敵人的血腥大屠殺,繼續完成革命事業,必須堅決斗爭到底,舍此之外,再也沒有第二條活路可走。”

  他還滿懷信心地說:

  “這次秋收暴動,雖然打了幾個小小的敗仗,受了點挫折,但這算不了什么!常言說得好:勝敗乃兵家之常事嘛!這次長沙雖然沒有打下來,但是我們打了土豪,分了谷子給窮人,我們的斗爭才剛剛開始,這個事我們還要繼續下去。我們并不孤立,有湘、鄂、贛、粵4省已經起來的千千萬萬的工人和農民群眾,在和我們一起與反革命作斗爭,我們的力量是偉大的。反動派并不可怕。我們好比一塊小石頭,蔣介石好比一口大水缸。只要大家團結得緊,繼續勇敢戰斗,那么,我們這塊小石頭,總有一天要打爛蔣介石那口大水缸,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因為,老百姓在我們一邊,有了群眾就有了天下。‘失敗乃成功之母’。有些經不起考驗的人,從革命隊伍中逃跑了,這算不了什么。革命隊伍中少了這些三心二意的人,只會更加鞏固。俗話說:‘萬事開頭難’,要革命嘛,就不要怕困難,只要我們咬咬牙,挺過這一關,革命總有出頭的那一天。”

  最后,毛澤東強調說:

  “秋收起義原計劃要去打長沙,大家也都想進長沙,長沙好不好呢?長沙好。可是,長沙打不下來。目前,長沙那樣的城市,還不是我們能蹲的地方,那就不要去了。我們要到敵人管不著或難得管的地方去,到農村去,到鄉下去,在鄉下站住腳根,養精蓄銳,發動群眾進行土地革命,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發展和壯大我們的武裝力量,然后奪取城市,取得全國革命的勝利。”

  他講的話,通俗易懂,主張明確,又有很強的說服力。大家聽了都滿面笑容,失敗情緒一掃而光。

  羅榮桓在這次大會上第一次見到了毛澤東,認真聆聽了他的講話。

  羅榮桓,原名羅慎琪,字雅懷,號宗人,1902年11月26日出生于湖南衡山縣寒水鄉南灣村一個望族家庭,幼年入私塾讀書,1919年考入長沙協均中學。父親羅國理決定趁過年的機會,為他辦理婚事。女方名叫顏月娥,比他大兩歲,知書識禮,只是那雙三寸金蓮烙下了封建社會迫害婦女的印記。當父親通知他務必要和顏月娥結婚時,他違心地做了“新郎”。1923年他考入北京湖南會館補習學校,1924年入青島大學預科班學習。1926年11月,他回到故鄉參加農民運動。1927年4月,羅榮桓又考入武昌中山大學理學院,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后轉入中國共產黨。7月,他被派往鄂南通城從事農民運動,參與組織通城、崇陽農民武裝,后又參加鄂南暴動,任黨代表。不久,這支武裝在江西修水編入武昌國民革命軍第2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羅榮桓任特務連黨代表,參加了秋收起義。

  工農革命軍在里仁學校操場上開大會的時候,還有很多老百姓都來觀看,其中有兩個少年也爬在學校圍墻上聽毛澤東講話。他倆就是里仁學校高小學生楊勇和他的表弟胡耀邦。毛澤東的形象和講話在他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認為毛澤東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

  楊勇,原名世駿,1913年10月28日出生于文家市清江一貧農家庭,1926年在里仁學校讀書時參加勞動童子軍,任隊長;1927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馬日事變”后隨瀏陽農軍攻打長沙,不久敗走江西、常德等地,年底回鄉。后來在1929年,他考入瀏陽縣立中學學習;1930年春因父病輟學,參加第8區蘇維埃政府工作;1930年2月,經縣委選派到平江黃金洞紅5軍隨營學校政治隊學習,轉為中共黨員;結業后分配到紅3軍團第8軍,歷任政治部宣傳隊分隊長、大隊長,連副指導員、指導員、營長、團政治處主任、師政治處處長等職。

  胡耀邦,湖南省瀏陽縣人,1915年出生。他后來在1929年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5月到湘贛省委做兒童工作,1933年5月調到中央蘇區兒童局,9月轉為共產黨黨員,任少年共產黨中央局秘書長。

  且說會師大會結束后部隊吃了早飯,在毛澤東、盧德銘率領下向湘贛邊界的江西萍鄉方向退卻。

  全體指戰員在給養不足,彈藥缺乏,又有敵人尾追堵截的條件下,不顧秋后炎陽的酷熱,翻山越嶺,一路艱難前行。時值隊伍中瘧疾蔓延,痢疾流行,又缺醫少藥,傷病人員大量增加。一些人又動搖了,離開部隊逃跑了。

  有一次,隊伍后面突然響起了槍聲。眾人正疑惑間,曾經參加過毛澤東主辦的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的學員、現任1團3營副營長張子清,氣喘吁吁地跑來向毛澤東報告:

  “又有幾個人開小車,我已派人去追。剛才那一槍估計是追趕的戰士打的,嚇嚇逃兵。”

  “哦,又有開小車的!”毛澤東臉色異常嚴峻地說:“不要追。他們要走,讓他們走,不要開槍嚇他們。我不相信會都走光,總還會有要革命的。有句俗話說:‘寧要鮮桃一個,不要爛桃一筐。’革命也是這樣,部隊光人多不行,貴在要有戰斗力。”

  9月22日晚,部隊到達萍鄉瀘溪更田村,分布在村內村外宿營。又有一部分人悄悄離開了部隊。

  9月23日拂曉,部隊從宿營地出發,在離開蘆溪15華里的山口巖,后衛第3團遭到從萍鄉趕來的江西軍閥朱培德部江保定的保安特務營和江西第4保安團的數面夾擊,部隊損失嚴重。

  總指揮盧德銘立即帶領一個連從前隊折回,搶占高地,阻擊特務營和保安團,同時指揮被打散的第3團指戰員向前衛部隊靠攏,不幸被一顆子彈擊中右胸,壯烈犧牲。毛澤東聞報,痛惜不已。

  部隊繼續往南走。隨著行軍路線不斷向南延伸,黨的各級組織又不健全,思想工作跟不上,許多指戰員在困難面前和背井離鄉的情況下,情緒越來越低落,逃亡逐漸公開化。部隊已經不足1000人了。

  在1團先后擔任過班長、排長的賴毅中將曾經回憶說:“瀘溪受挫以后,部隊中彌漫著一股消沉的情緒,許多知識分子和舊軍官出身的人,看到失敗似乎已成定局,紛紛不告而別。有些小資產階級出身的共產黨員,也在這時背棄了革命,走向叛變或者消極的道路。1營1連的1個排,就在排長帶領下,利用放哨的機會逃跑了,并且帶走了所有的武器。那時,逃亡變成了公開的事,投機分子竟然互相詢問:‘你走不走?’‘你準備到哪兒去?’這真是一次嚴重地考驗。”

  在這支革命隊伍處于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毛澤東進行了大量的思想說服工作,可謂是殫精竭慮,唇焦舌敝。他不倦地找戰士們談話,了解其思想狀況;并考慮著如何才能保存、鞏固和發展這支革命武裝。

  毛澤東清醒地認識到:疲憊、饑餓、戰敗后的余悸和前途迷茫的惶惑,正困擾著指戰員。而要解決這些問題,關鍵在于:一是這支武裝必須掌握在堅定的革命者手里;二是隊伍中必須以黨的組織為核心,并通過它和廣大戰士群眾發生緊密的聯系。只有這樣,才能使革命武裝獲得鞏固和發展。眼下最要緊的是抓住機會打一個勝仗,提高士氣,并贏得喘息之機,整頓隊伍。

  自從離開文家市,毛澤東就和戰士們一樣戴著斗笠穿著草鞋一路走來。此時他的兩只腳都被草鞋磨破了,步履艱難。戰士們看到他這個樣子,非常心疼,就用竹竿捆了一副擔架,要抬著他走。

  黃埔軍校5期學員、時任1團某連連長的譚希林將軍曾回憶說:“他拒絕說:‘大家走我也走,大家休息我也休息,我走不贏就慢慢跟著走。’他忍著疼痛,一邊走一邊同戰士們親切交談。毛澤東這種艱苦奮斗的精神,使我們非常感動。”

  9月24日,毛澤東帶領部隊來到了蓮花縣的高灘村,在此吃了午飯。部隊剛開拔不久,村里一位烈士的兩個兒子七牯和八牯抬了一個綁著兩根竹竿的睡椅,氣喘噓噓地從后面趕了來,跑到毛澤東面前,要請他坐“轎子”。一個戰士高興地說:

  “毛委員,人家抬了‘轎子’來,你坐吧!”

  毛澤東說:

  “革命的路是靠腳板走出來的,還是雙腳走好。”

  他堅持不坐“轎子”,可把八牯急壞了,滿臉通紅,懇切地說:

  “毛委員,我早就看到你走路有點拐了,還能走嗎?”

  毛澤東爽朗地笑了起來,把腳在地上跺了一下,輕松地說:

  “這不是好好的嘛!”

  旁邊一個戰士說:

  “毛委員,坐,坐上吧,你不坐大家心里難受呀!”

  七牯兄弟倆也擋在路上不讓毛澤東走,說:

  “我們有的是力氣,請你快上‘轎’吧!”

  毛澤東指著后面的傷病員們對七牯、八牯兄弟說:

  “那好吧,就請你們把‘轎子’抬給傷病員坐吧,他們的腿確實走不得。”

  說罷,他又一瘸一拐地大步向前走去。

  9月24日下午,部隊到達蓮花縣的甘家村。

  是日晚,毛澤東在甘家村召集地方黨負責人會議,向甘明山、賀國慶等人了解蓮花、永新一帶的情況。甘明山、賀國慶匯報說:在蔣介石、汪精衛公開叛變革命后,邊界黨組織遭到了極大摧殘,各級組織全被破壞了。9月18日,蓮花縣農民自衛隊攻打蓮花縣城失利,犧牲30多人,被捕70多人。他們請求工農革命軍攻打蓮花城,救出被捕的自衛隊員。

  毛澤東得知蓮花城里沒有國民黨正規軍,只有大土豪李成蔭保安團的部分團丁駐防,就下了決心,爽快地說:

  “好,一定要打下蓮花城。”

  毛澤東一面派人去蓮花縣城偵察敵情,一面組織農民梭鏢隊配合工農革命軍行動。

  9月25日,毛澤東為鼓舞士氣,振奮民心,在甘家村召開軍民宣判大會,槍決了從萍鄉境內抓獲的6個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

  下午,工農革命軍就要離開甘家村了,毛澤東指示各部把食用老百姓糧食的錢,放在他們的米缸里,并附上一封信,說明原委。

  9月26日凌晨,攻城各部悄悄抵近蓮花縣城下。毛澤東亦親臨前線指揮。在農民自衛隊配合下,革命軍冒雨攻城。一時間槍聲大作,殺聲四起。守城團丁嚇得驚慌失措,胡亂開了幾槍,掉頭逃命去了。工農革命軍和上千名老表沖進城內,俘虜了保安團的一個隊長和一個國民黨縣黨部常務委員,砸開監獄救出了被囚禁的共產黨員和自衛隊隊員,打開糧倉將糧食分給了貧苦老百姓。

  蓮花是工農革命軍從文家市出發南下以來奪取的第一個縣城。此戰勝利,士氣頓時高漲起來。余灑度通知毛澤東說,要召開一個軍事會議。當毛澤東得知余灑度已經將抓獲的保安隊長放走了,非常氣憤,嚴厲地批評他:

  “縣保安隊離城里只有幾公里,我們這些人的生命都交在他手上了,你還開什么會?”

  此前,總指揮盧德銘一直是支持毛澤東工作的,有他在,對不把前委當回事的余灑度還有些約束作用。如今他不在了,余灑度對眼前這位前委書記是愈發不尊重了。他不但不接受毛澤東的批評,反而惡言相向,輕蔑地說:

  “什么?你怕死吧?我可以擔保,你若死了,我抵你的命。”

  毛澤東盡管生氣,卻也奈何他不得,由此更清楚地意識到,整頓部隊勢在必行。

  第二天,毛澤東主持召開前委和蓮花縣黨的負責人會議。地方上到會的有朱亦岳、陳竟進、賀國慶、陳實等人,毛澤東向他們詳細詢問了蓮花、永新、寧岡一帶的情況。

  會議就恢復和發展黨的組織、開展武裝斗爭、進行土地革命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會議開得很成功。毛澤東聽了地方干部的介紹和大家的討論,感覺到整頓部隊的時機已經到了。他當即決定,部隊開往江西永新三灣村。

  9月28日下午,部隊走了一天已經有些疲勞了,余灑度命令就地宿營。毛澤東看看天色尚早,提議再往前走10里宿營。余灑度雖然沒有公開表示反對,卻在私下里發牢騷說:

  “我當什么師長,連10里的指揮權都沒有了。”

  話分兩頭。在9月28日這一天,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會在武漢討論將要成立的代行中央職權的長江局人選問題。瞿秋白提議說:

  “澤東能來,必須加入。我黨有獨立意見的要算澤東同志。”

  有人說,毛澤東已經率起義部隊上山了,不能參加長江局工作。也有人認為毛澤東有個人英雄主義,不同意他領導長江局。在瞿秋白的堅持下,會議最終通過了由羅亦農、陳喬年、任弼時、王一飛、毛澤東5人組成長江局的決議。

  不知毛澤東是否接到了這一任命,但可以斷言,不管瞿秋白和其他人如何贊成毛澤東,毛澤東也是決不可能接受這一任命的。

  9月29日,毛澤東率領部隊經過艱苦跋涉,最后翻過一個山口,到達了江西省永新縣三灣村。

  三灣位于湘贛邊界九隴山中茶陵、蓮花、永新、寧岡4縣的交界處,由陳家、鐘家、上李家、下李家和三灣街組成,合稱三灣村,有50多戶人家,算得上一個比較大的村莊了。這時三灣村里已經空無一人了,家家大門都緊鎖著。原來群眾風聞有一支軍隊朝三灣方向開來,怕是國民黨軍又來搶劫,就紛紛扶老攜幼躲進山里去了。

  毛澤東一面安排戰士們就地休息,架鍋煮飯,一面派出干部上山動員群眾回村。他和3連長趙大剛也走出村莊,爬上了一個山頭,見一青年正要下山,就迎了上去。小伙子一看來了兩個當兵的,轉身就走。毛澤東喊道:

  “喂,不要怕,我們是工農革命軍,是咱老百姓自己的隊伍呵!”

  青年一聽便停住了腳。毛澤東和趙大剛忙朝他跟前走去。青年遲疑地問:

  “你們是——”

  毛澤東說:

  “我們是秋收起義的部隊,是工農革命軍,鄉親們呢?快去喊他們回村子吧!”

  趙大剛指著毛澤東向青年介紹說:

  “這位首長,就是中央派來的毛委員。”

  青年早已風聞了秋收起義的消息,聽趙大剛一介紹,便激動地對毛澤東說:

  “哦,你就是毛委員?你就是帶領咱窮人鬧翻身的毛委員?我現在就上山去,把大家叫回來。”

  躲進山里的群眾得知來了自己的隊伍,又陸續返回村了。原本冷冷清清的三灣村又熱鬧了起來。毛澤東指示指戰員們深入群眾,走家串戶,訪貧問苦,做好發動群眾的工作。三灣村里頓時充滿了新的生機。后來,三灣人民用自己的歌聲熱情贊頌毛澤東和他所領導的工農革命軍。歌中唱道:

  天上降下北斗星,漫山遍野通通明;一九二七那一年,三灣來了毛司令。

  毛司令喲真英明,帶來工農子弟兵;紅旗飄飄進村來,九隴山溝鬧革命。

  在三灣鐘家祠堂前面,有兩個深不足3尺的水井,全村上百口人都飲用這井里的水。炊事班一個戰士到井邊去挑水,見井水很渾濁,便轉身到河里舀了兩桶水挑回去,一進廚房就嚷嚷:

  “這村里的井水好渾濁喲!”

  毛澤東正巧路過這里,聞聲跟進廚房,問道:

  “井水怎么會渾濁呢?”

  那個戰士回答說:

  “不曉得怎么搞的。”

  “走,看看去。”

  毛澤東說罷,帶了幾個戰士向井邊走去。他們到井邊一看,兩口井四周都長滿了雜草,且亂石成堆,顯然是年久失修,里面的泉眼被堵塞,出不了多少泉水。而井水渾濁的原因則是因為祠堂那邊溝里溢出的濁水,沖過井圍流到井里,和泉水混合在一起了。他們正觀察著,來了一位挑水的老表,毛澤東就問他:

  “老表哥,兩個井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那位老表說:

  “沒辦法呀!兵荒馬亂,誰還顧得上修井,有個安穩的日子過就行啦。”

  毛澤東聽了點點頭,叫戰士們到老表家里借來幾把鐵鏟和幾副挑土簸箕。他挽起衣袖和褲管,拿起鐵鏟彎腰鏟土。戰士們也紛紛動手,跟著他干起來,鏟的鏟,挑的挑,有的搬石頭,有的填濁水溝。水井快修好時,毛澤東發現填平的濁水溝還有個小洞往外溢臟水,就要去培土。有個戰士說:

  “不礙事,算了吧。”

  毛澤東認真地說:

  “不行,俗話說:‘小洞不補,大洞尺五’嘛。這洞不填,越溢越大,溝里的濁水還不是照樣要沖到井里。”

  說著,他就鏟了幾鏟泥土壓在溢水處,又用鏟背狠狠砸平,并找來幾塊石頭墊上去,糊了幾把稀泥,濁水就再也溢不出來了。

  這天晚上,毛澤東在一座破廟里召開前敵委員會擴大會議。他首先說:

  “部隊不能亂跑了,要就地打主意。”

  接著,他向大家介紹了井岡山地區的地理、人情及敵情等等狀況:早在1926年9月,寧岡人民在地方黨領導下舉行武裝起義,驅逐了反動縣長沈清源,成立了由龍超清為主席的行政委員會。此后,那里的黨、政、軍大權就基本上掌握在了共產黨手里。寧岡周邊各縣也都成立了農會、工會、婦女會等組織,建立了農民自衛軍。“馬日事變”后,各縣黨組織雖然遭到了嚴重破壞,但是人心還是向往革命的,人民群眾時刻盼望著革命新高潮的到來。現在井岡山上還有袁文才、王佐領導的兩支農民武裝隊伍。袁文才、王佐部各有五、六十條槍,一直在堅持斗爭。可以說,井岡山地區的群眾基礎、黨的基礎和地方武裝基礎都很好,是工農革命軍建立根據地、擴大武裝的極好條件。況且井岡山地處湘贛邊界,山勢既大又險,易守難攻。山區及相鄰各縣盛產茶油、竹木,且人少地多,自給自足有余。從敵人方面來說,井岡山距離國民黨統治的中心城市也比較遠,加之湘贛兩省軍閥之間又存在著矛盾,統治力量相對比較薄弱。此時又正值唐、桂戰爭爆發在即,朱培德“為保持江西地盤計”,把兵力集中于贛北、贛東和閩邊,致使贛西南空虛。這正是贛西革命力量生存、發展和建立根據地的良好的客觀環境。

  毛澤東又說:

  “袁文才在茅坪打圈圈,敵人幾年來都沒有把他們消滅,王佐在井岡山也是這樣。敵人沒有辦法搞跨他們。”

  “我們要和地方結合起來,要取得地方支持。一方面我們把傷病員交給他們,他們可以把我們的傷病員安置好;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發槍給他們,幫助他們發展起來。這樣我們就不會被敵人打垮。”

  經過討論,大家一致同意毛澤東“要就地打主意”的意見。

  9月30日,近千人的工農革命軍指戰員集合在一棵千年大楓樹下。身材高大的毛澤東頭上蓄著多時未剪的長發,上身穿一件老百姓的爛棉襖,下面打著綁腿,腳上套了一雙草鞋,笑容滿面地走到隊伍前面。戰士們熱烈地鼓起掌來。

  連日征戰,毛澤東明顯有些疲乏,可他依然十分精神。他開始講話了,他說:

  “我們現在是官多兵少,槍多人少,不利于作戰。因此部隊需要住下來進行整編。多余的軍官全部上軍官隊,傷病員歸衛生隊管理,其余同志編入部隊。我們還要建立后方,放下擔子,輕裝上陣。一路上有些人不辭而別了,要走最好打一個招呼呵。我現在宣布,愿留則留,不愿留下的可以請假回去。凡回去的根據路途遠近發給路費。希望走的同志回到家鄉要堅持革命,將來如果愿意,還可以再回來。”

  毛澤東說到這里很動情。許多戰士聽了,鼻子也一陣陣發酸。毛澤東又鼓勵大家說:

  “同志們,現在敵人只是在我們后面放冷槍,這有什么了不起?大家都是娘生的,敵人有兩只腳,我們也有兩只腳,我們有這兩只腳就能走革命的路。賀龍同志兩把菜刀起家,現在當軍長,帶了一軍人。我們現在不只是兩把菜刀,我們有兩個營,700多條槍,還怕干不起來嗎?你們都是起義出來的,1個可以當敵人10個,10個可以當他100個。我們現在有這樣幾百人的隊伍,還怕什么?失敗一兩次有啥了不起?失敗是成功之母,沒有挫折和失敗,就不會有成功和勝利!”

  戰士們聽著毛澤東的話,不斷地點頭微笑。大家的情緒轉變了,信心提高了。隊伍解散以后,指戰員們紛紛議論:

  “毛委員都不怕,我們還怕什么?”

  “賀龍兩把菜刀能起家,我們幾百人還不能起家嗎?”

  這正是:艱難困苦抖精神,大風浪里淘真金。

  若非三灣整軍伍,何來紅旗滿乾坤。

  欲知毛澤東在三灣對工農革命軍如何改編,請看下一章。

  東方翁曰:文家市轉兵,工農革命軍第1師的進軍方向完全轉變了,由向長沙進攻而改為向農村山區進軍,由以攻占大城市為目標而改為向農村山區尋找革命軍隊的落腳點。毛澤東以其卓越的膽識和謀略,完成了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第一次重大轉折,開辟出了一條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奪取城市,奪取全國革命勝利的嶄新的革命道路。

  《毛澤東大傳》第三版實體書全10卷共6冊成本價包郵, 購書請聯系微信號: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2000年股票指数